手機版 手機版 手機版 微信號
中鐵二局
掃描二維碼

文學驛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企業風采 > 文學驛站
浩斯基日志之埃塞俄比亞(四)
來源: 時間:2015-10-22   訪問:

很長時間沒更了,主要是反思自己以前寫的大體類似流水賬的堆積,還有來了兩個月后的新鮮感降低,不像之前的一切都是新奇的。不過,一直堅持正能量的斯基君總會在艱苦環境與枯燥的時間里找到積極的東西,我想,這也是一種忍受孤獨的方式吧。

農夫們燒毀土地跟村莊終于拿起槍,蒲公英的形狀在飄散它絕望的飛翔。

第三世界的國家本來就槍支泛濫,埃塞也不例外,在這邊小黑們總是抱著寧搶不偷的原則,在其他分部遭遇過搶劫事件后,項目上給每個站點都請了聯邦警察作為保安護衛。

毛翔作為工程部長,義無反顧跟隨大部隊去比紹夫圖站駐點了。在一個刮著大風的夜晚,翔哥出了臥室準備找個廁所解決下生理問題。正所謂月黑風高殺人夜,正是撒尿好時機。(在這里我說一下工地上的住宿配備,由于這邊很少有板房之類的材料,所以工地上都是集裝箱式的房子,然后幾個集裝箱圍成了一個矩形。)廁所在集裝箱的外圍,于是翔哥搖搖晃晃的出來,健步如飛,猶如一個黑影飄過了聯邦警察的門口,等找到廁所正在釋放時,突然聽到身后AK47的拉栓上膛聲,“Hands up!”身后警察端著槍已經上好膛對著翔哥,翔哥頓時嚇尿,不過多年摸爬滾打的經驗和作為這個站的老大,翔哥依舊慢慢解決完穿好褲子然后舉起雙手轉身道“你想爪子,是我!”“oh Boss,I am sorry!”然后警察背著槍就回房間了,翔哥這時才感到后背已經微微發涼,腿也有點不聽使喚,經過這件事情后,翔哥晚上再也不敢一個人出來上廁所了。

張衡去了莫焦站,然后就遇到了一件驚心動魄的搶劫事件。工地上的廚房也是在集裝箱內,后面開了個小門,作為倒垃圾和通風口用,小門后就是一個斜坡,斜坡下面的公路,由于圍擋還在建設中,斜坡上還沒有鋪鐵絲網。有天張衡拿著他的亞馬遜kindle電子書看書來著,突然食堂開始炒菜,然后張衡抱著與民同樂和聞點香味的目的就去和食堂大叔吹殼子。由于廚房地方狹小,張衡只好站在小門的通風口處手背在身后拿著電子書和食堂大叔聊天。聊的正high時,突然感覺身后的手一空,猛地一轉身,卻看見兩個小黑爬上斜坡搶了他的電子書,張衡馬上追了出去,無奈小黑當時博爾特附體,一溜煙便跑進了村子,看著戒備森嚴的村莊和幾乎一個膚色都長得一模一樣的村民,張衡只好放棄了強行攻入村子找人的打算,這件事情告訴我們兩個道理,一是這邊不能炫富,就算是一個電子書你都要藏著捏著。二是在小黑那里吃了虧千萬不要去強出頭,因為你可能因此得罪一個部落,為了部落,好漢饒命,裝備歸你。。。。。

陽光里他在院子中央瞇著眼眺望,在四季的風中他喝著啤酒安慰著時光。

來埃塞之前,我們總是戲謔的開玩笑說這邊病毒太多,不知道吃慣地溝油的我們在這邊能否抵抗。果然來到這邊后我們便依次被一種不明生物所擊倒,之所以叫不明生物,因為我們基本上都依次被咬過,然后床單換了,把身子也洗得干凈,衣物都經過清洗和暴曬,卻依然沒逃脫被咬的厄運,更過分的是連被什么咬的都不知道。不過慢慢的大家便習慣了,可能是有了埃塞的味道了吧。

李劍文(我們項目上的財務小帥哥,平時喜歡叫他文兄,所以就有了一個英語名字Bra.Lee)前不久的食物中毒事件也來的莫名其妙,具體過程是有天傍晚一群人在外面的小酒吧喝可樂吃薯條,薯條嘛,一般都是用手拿著吃,然后當晚大家都相安無事,到了半夜文兄突然在床上痛的讓弢哥起來給他兌糖開水喝,弢哥迷迷糊糊中感到三觀盡失,大半夜的我到哪里去給你找糖和開水。然后第二天去了當地醫院才診斷出是食物中毒,為什么昨天一起去的人沒事,追根溯源究其原因才是當時文兄那天吃薯條前數了一下帶了多少錢,然后沾上了錢上面的病毒。聽到這個原因,大家頓時感到無語,真是個神奇的國家,連錢都有毒。以至于后來我出去買東西時,看到小黑店家給我找錢時用手指沾了口水然后數錢時,那感覺,我都想忍著臉冒一句“keep the change”,命是自己的,不要亂來。。。。

漫漫長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嘗盡人情淡薄,熱情熱心換冷淡冷漠,任多少深情獨向寂寞。

工地上的故事有很多,而且永遠不會缺乏歡樂。在這個物資匱乏的國家,我們總能找到各種各樣的樂子。前不久100多位農民工兄弟背井離鄉來幫忙建設這個國家,我作為照相的跟主任去機場接的他們,看著他們到了這個國家新奇而茫然的目光,我仿佛看到了兩個月前的自己。分散到各個站點后,閑暇時間,他們卻找到了有樂子的地方。愛好下象棋的他們,用工地上的切割機和木方做了中國象棋,用記號筆刻好了每顆棋子,雖然不是很精致,但也包含著用心。瑟伯塔站和拉布站由于離營地比較近,伙食稍微好一點,比紹夫圖站和莫焦站剛好碰見了齋戒日,市場上買不到肉,當然這也難不倒折騰的中國人,于是在某個下午,遇見了當地放羊的小哥,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用比爾和眼神以及手勢交流,終于以高于市場價的價格2000比爾買下了一只山羊,在拉回戰利品回來的那一刻,于是整個工地沸騰了,于是下班后在工地搭好燒烤架和炭火,來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烤全羊。夕陽西下,篝火映照著留著油飄著香味的烤全羊,那感覺,估計會讓他們在埃塞俄比亞的記憶又增添一番別樣的滋味。


圖片

圖片

 

在這邊最大的挑戰就是寂寞和孤獨,當你發現你的好友們所有high的照片里沒有你,所有的一切新聞你都處于閉目塞聽,所有的話題你都無從插嘴時,那種無助是生來孤獨的。老劉(劉巧玲,之前說的那位在意大利看了一年米開朗琪羅的就是她,平時喜歡一驚一乍說天了嚕,所以我們喜歡叫她天了嚕)在這邊準備寫一本小說,我說以我為原型吧,哥到目前這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可她說她寫的是愛情小說,感情生活平淡的我身上根本就沒有可以挖掘的素材。李總(李運,我們項目經理,平時喜歡和我們打籃球,上周負責協防他給我籃球生涯留下了太多了心理陰影)閑暇時已經看完了電腦上所有電影,最近準備再溫習一下大秦帝國。女王(王玥珺,因為是女的,又姓王,我們都叫她女王)和老劉最近由于奇葩說看多了,所以這兩個哲學家每次都會討論一些高深的話題,偶爾辯論會延續很長時間,讓學渣的我感到不知所云,可能高人都喜歡說點讓我們不明就以的話,然后來襯托他們的博學吧,還好我是靠臉吃飯的,不然靠才華我準得餓死。

圖片

項目上有個不成文的潛規則,當翻譯不在時,項目上的年輕人們就全都是翻譯,然后在一片眼神與半吊子英語交流中,我們整個人都思密達了。

有次陪幾個領導去站上時,他們去給工人做安全教育和安排事情,我去找工人們簽字領工費。當時的小黑司機是約翰內斯,一個挺開朗健談的黑人小伙子,在莫焦站的時候,我辦完事情便和他聊起了天,學了這么多年英語,簡單的聊天還是難不住我的。我給他看手機上天府廣場的時候,他問我“Beijing?”我笑著給他說,這是中國第五大城市“Chengdu city”,然后和他分享了一些好玩的事情,比如他好奇我這個華為大手機看起來好像平板,天府廣場前科技館的雕像竟然是他們了解的“Chairman Mao”,中國的可口可樂是不是和埃塞俄比亞賣的價格一樣,規格是不是一樣大的,在他們眼中,中國好像北京出名點,當然我也給他分享了上海和廣州,最多的當然是成都,這個有著我信仰的城市。我看和他聊得差不多了,我便拿出DV,給他翻譯到“不久之后,我最好的朋友在中國要結婚了,你能幫我說點祝福的話么,我想用這個彌補我不能去參加婚禮的遺憾。”結果在準備錄的時候,我們卻要啟程回營地了,約翰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下次幫你錄,我回去想想怎么說。我看著這個有點淳樸樂觀和略微靦腆的非洲漢紙,便和他合了個影,然后他硬要著我用bluetooth傳給他,估計他要發YouTube吧,誰知道呢,反正我發了微信。。。。

圖片

(圖片中看鏡頭的就是約翰)
    回望昨日在異鄉那門前,唏噓的感慨一年年,但日落日出永沒變遷。自由,是以為自己真的有方向,搖晃,哪一種選擇不是在流浪。

出來久了,不想家那是不可能的,每次和老爸老媽通話總是說著注意身體吃好點之類的話,其實我在這邊有很多好玩的事情,也經常在空間和朋友圈分享,但是在網上我總是很難給他們說著這些事。雖然我和老媽老爸的關系很融洽,每次回家我總和他們有很多話,但我不太習慣在網上交流。每次在微信和老媽聊天,老媽總是回我在外注意身體之類的話,有幾次用阿里通給老爸打電話時,沒說幾句老爸總是說你老媽在旁邊,讓她給你說。然而在和老媽通話時,聽到電話那頭有老爸的聲音傳來,我知道老爸一直在旁邊默默的聽著,說實話當時心里真的有種說不出的感受。

很多時候,他們總是給我微信上發一些鏈接,大部分都是關于養生和什么不該吃不該喝的,我知道很多都是在網上辟謠過假的,但是我卻沒有告訴他們,因為我知道這是老爸老媽打開話題的一個方式,他們怕每次都發注意身體的話讓我覺得他們嘮叨,很多次下午收到微信時,由于時差國內時間都很晚了,然后老媽的語音傳來:兒子,注意身體,知道你在上班,不用回,那邊天氣冷,多穿點衣服。有時候夜晚一個人打開微信聽著老媽的聲音,瞬間淚奔,我知道,總有一天,老爸老媽不再能理解我所學的東西,他們只能在電話里讓我保重身體,然后一邊垂垂老去,一邊盼我回家。寫到這里,心里那個柔軟的東西好像被什么擊中了,千言萬語,只想告訴你么一句話:老爸老媽,我在這邊過得很好,等我平安回來。

(未完待續。。。。。)

?

帳號:

密碼:

下次自動登錄

丝瓜视频黄,丝瓜视频在线观看黄漫,丝瓜黄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