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手機版 手機版 微信號
中鐵二局
掃描二維碼

文學驛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企業風采 > 文學驛站
浩斯基日志之埃塞俄比亞(貳)
來源: 時間:2015-10-22   訪問:
路,走了24年,方向,卻不止一邊,行裝,偏愛藍色,內心,卻仍是此間少年。護照,四十八頁,但每個終點,都值得贊頌千篇。旅程,左右萬里,時差卻最多四分之一天。開頭,不那么華麗,讓人有想象的,無限空間。結尾,留一絲遺憾,那里有令人感動的,美麗瞬間。

三 非洲遠征隊

 堅強一點,因為事情總會變得更好。現在也許還是暴風雨,但雨不會一直下下去。

我來埃塞的時間是625日,之前的非洲遠征隊在今年4月份的時候都已經來到了非洲,來的時候他們什么都沒有,在這里他們開始了一段什么東西都是從無到有的艱苦歲月。雖然我沒怎么經歷,但聽完他們口述,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要寫一下這個,因為,他們都是英雄。

靜哥和段主任是最先來非洲的,來的時候兩個人經歷的那種孤獨和無助我無法想象。剛來的時候,他們跟著局指揮部的翻譯到處奔跑,前期考察各站點的情況,給我們后來的人租房子,找地方建設營地。聽段主任說,跑了那么多站點,最后選在了瑟伯塔小鎮,也是為了方便和各個分部的聯系。在埃塞旅館里,他被當地的蚊子咬的渾身都是包,從此在外面的酒店里他再也不敢裸睡了。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兩個男人間的獨處是很尷尬的,埃塞的法律規定兩個男人不能睡在一間房間,所以住單間的靜哥和段主任,在寂寞時總是站在酒店的走廊上默默的點燃一支煙,想找對方吹點殼子擺點龍門鎮,四目相對,惺惺相惜情不自禁,卻相顧無言。

四月份,遠征隊的大部分開赴非洲,房子營地已經建好,只是吃又成了一個大問題,原材料都在遙遠的貨輪上,還有兩個月才到非洲,于是大家開始輪流掌管食堂大勺。在孫總過去的時候,項目上竟然叫隨身帶10斤辣椒面,可見原材料窮困到了什么地步。每天的伙食就是一個大盆里裝著兩個菜,永遠都是兩個,牛肉和花菜,十幾號人圍著兩盤菜,吃得也是津津有味。網線問題埃塞當地的辦事效率實在太慢,一直牽不好,和國內聯系基本上也處于封閉狀態。在外面買材料和東西時,很多東西語言不通,又沒有翻譯,大家只好靠比劃和查著手機詞典,用蹩腳的英語交流著。就這樣,一步步挺著,一步步熬了過來。你我來自湖北四川廣西寧夏河南山東貴州云南的小鎮鄉村,曾經發誓要做了不起的人,卻在遙遠的非洲大陸,為了同一個目標聚在了一起。我沒經歷過這段歲月,但是其中各種滋味我可以想象,他們都是英雄,真的,挺佩服他們的!

圖片

四 項目上的業余生活

待到年華老去,就找一個小鎮,安靜的住下,早上在巷口看太陽,晚上拄著拐棍敲夕陽。

項目部的大本營是建立在瑟伯塔和拉布兩個車站中間的瑟伯塔鎮上,這是一個離首都大約30分鐘車程的小鎮。相比于國內城市的繁華,這個小鎮有著最原始的發展面貌,類似于中國改革開放前發展的農村集市。這里一路上馬車驢車是當地人主要的勞動運輸工具,小毛驢們背上拖著一捆一捆的稻草和英吉拉的原料(英吉拉是當地人的主食,類似于中國南方的大米和北方的面團),繁忙的公路上到處都是驢車馬車的流水馬龍,這是一個小鎮的朝氣,也是整個國家向前奮進的見證。在這里,我們每天早睡早起,從不出去鬼混,我們過著早起看日出,日落看夕陽的生活,不要聽我描述得那么美好,有些東西要自己體驗了才是最真實的,個中滋味,冷暖自知。

由于對埃塞人有著天生的敬畏,所以一般天黑我們絕不會出去瞎晃悠,畢竟晚上外面不安全,因為膚色原因,就算有搶劫的出現在你面前,你也會看不見的,因為他們早已和黑夜融為一體,黑夜給了他們黑色的眼睛,然而上帝卻不小心點了全選。下班之后,大家除了在這個大圈子里散散步看看夕陽之外,更多的是溜回辦公室或者寢室玩電腦。喜歡打麻將的幾個人早已迫不及待的湊成了一桌,之前他們從國內帶來的手搓麻將是他們最大的娛樂愛好,在國內經常玩機麻的廖總已經在吐槽手都快被搓出老繭,國外條件有限,就不要去幻想什么機麻了。其他的人如我,就喜歡回去看點電腦上的電影或者玩點單機游戲。有的同事已經把自己電腦上的電視劇通關,最近準備重溫第二遍的同時,開始通關其他同事電腦上的片源。李劍文弢哥他們喜歡和梁立平玩點實況足球,或者插在電視的顯示屏上來點PSP游戲機的感覺。食堂最近新買了個電視,可惜鍋蓋的信號不好(有天晚上鍋蓋被大風從樓上吹下來,我們還以為發生了地震),國內的電視臺勉強只能收到山東電視臺,當地的節目又聽不懂語言,所以電視更多的承擔著一個顯示屏的作用,用優盤拷貝一部電影,大家圍坐在一起看大屏幕,也有種在國內電影院看大片的感覺。大家都說在國外看電視上的國慶閱兵是最激動的,希望國慶節那天我能感受到那份自豪和榮譽。偶爾項目經理李老大也會和大家圍坐在一起開開座談會,談天說地,大家各自回憶以前經歷的各種崢嶸激情歲月,感慨歲月的流逝,追憶那些青春青澀而憂傷抑或美好的瞬間,許多年后的今天再度回想,所有的一切都讓現在的我們倍感溫暖。時間總是將一些事物變的懷念,回首往事的時候,當年的愛與恨到如今又剩下什么,也許是因人而異,每個人可能都會選擇不同的部分懷念,造成了感情不同的底色。但大家在分享的同時,也對自己當初的選擇有了更深的理解,所以我們學會了一切向前看。歲月你別催,該來的我不推,歲月你別催,走遠的仍要追。

周末一般就自由了,白天的活動大家都可以隨意出去活動,有的同事就喜歡結隊出去采購采購零食,雖然很貴,價格幾乎是國內的三倍,但食者性也,吃的文化在中國人心中那是根深蒂固。有的同事在埃塞國立大學孔子學院有認識的朋友,周末就去大學找她聊聊天逛逛大學,大部分的就喜歡去不遠處的一分部打籃球,對于在三農項目上就已經籃球復出的我,也跟著他們去了籃球場。偶爾一兩個月項目上還會組織一次在埃塞的旅行,我剛來的那幾天就剛好趕上,這個后面再說。更多業余的時間還是自己安排,看書看電影玩游戲,總之一句話,在埃塞的生活就要忍得住寂寞賴得了孤獨,還好,上帝賦予了我令人羨慕的睿智大腦,所以天才注定要孤獨行走,這么多年,我早已習慣。


圖片

圖片

 

五 三百公里的遠征

你在異鄉開始自己新的旅程,我們相信這對你是最好的結局,帶著對埃塞的敬畏,你會發現一切都充滿了溫情。

鑒于前期建營地的同事們經歷了艱苦的歲月,所以項目上決定獎勵大家一次出去玩耍的機會,于是乎我們這幾個后來的人員也就有幸才來幾天就深入了非洲大陸的深處。在網上看了和聽了太多關于埃塞的傳聞,然而這一路的公路旅行徹底顛覆了我之前的印象,最真實的非洲永遠在路上,一路向南,三百公里,4個小時的車程,繞過布塔吉拉,穿過茲懷,殺過索馬里洲,直達阿瓦薩 。項目上租了一個中巴車,請了個當地的黑人司機駕駛,出發前每個人穿著統一的工作服,戴著防紫外線也順便耍酷的墨鏡,扛著長槍短炮的單反,我們的三百公里遠征的旅程就這么開始了。

車上的時光肯定不能浪費,于是我們在車上便開始了拉歌大賽,每個人都唱著一首歌曲,無論嗓音如何,也不管是否跑調,大家樂呵的就是一種氣氛。一路上窗子的各種東西都吸引著我們,路過一個大工廠,司機用不太流利的英語指著那說著LookChinese factory。廣闊的草原,各種新奇的動植物都掠奪著我們的眼球,車里相機拍照的啪啪聲不斷。一路上我們看到了在草原上奔跑的鬣狗,天空中盤旋的一群群不知名大鳥(可能是禿鷲),成群結隊的牛羊馬驢,空曠的草地中長著奇形怪狀的仙人掌和參天的形同屋蓋的大樹。筆直的公路一眼望不到盡頭,有著樸樹的那首歌平凡之路的感覺。埃塞的司機間都比較和諧,沒有國內那種故意別車的惡習,你要超車時打好轉向燈,前方的司機一般都會自動讓道,然后從車窗里伸出一只手往前擺擺,表示你帥你先走。埃塞人在路上見到車窗里的中國人一般都會友好的眨眨眼睛,或者伸手致意一下:China!忘了說一句,埃塞的車大部分都是日本車,方向和中國一樣,也是左邊是駕駛室。當地人用的手機大部分還是諾基亞,看來芬蘭諾基亞手機帝國的影響力還在。

一路南下,我們途徑了各種各樣的小鎮集市,到了一些邊陲的地方,就有很多當地小孩在一路上追逐著汽車,在路邊上跳著當地的民族舞蹈,以此來討要錢。看著這些只有四五歲的男孩女孩們在烈日當空下的公路上只穿著一條短褲奔跑著跳著舞討錢時,我心底突然涌起了一股心酸的感覺,那種心酸說不清楚,就好像有人在你心里戳了一下,一下戳中了你內心最柔軟的地方。一絲傷感混雜著無奈沖進你的腦海,漸行漸遠。都說中國貧困山區條件差,可我們的兒童何時像過這樣,這么小就被父母派出來要錢,一個民族的脊梁是在少年時就已經鑄成,埃塞的發展任重道遠。還有些做著各種手工用品和在湖里抓的烏龜沿途叫賣的,當地的手工品做的確實不錯,等明年回國時帶點回去。當地年輕人喜歡穿球服,一路上我們經過了兩個草地足球場,周圍人滿為患,看來埃塞的足球氛圍很濃厚,不知道他們的球星是誰。四個小時后,我們抵達了目的地,阿瓦薩,一個旅游小鎮,我們下榻在阿瓦薩湖邊的海樂酒店。

海樂酒店坐落在阿瓦薩湖的旁邊,在這里,我見識到了埃塞的貧富差距之巨大。富貴家庭中的孩紙,從小接受著良好的教育,說著英語,待人禮貌。我剛進酒店時,有個穿著畢業服的小學生,他老爸見我微笑著和他打著招呼,就硬要和我合照一張。對于這種盛情難卻的時刻,我肯定會趁機給他弘揚一下中國文化,我教了他一句漢語夸人用的“哥哥你好帥”和打招呼用的“你好”。因為酒店旁邊是埃塞的一個大學,所以有很多穿著畢業學士服的大學生來酒店前的噴泉處照相。這些都是埃塞未來的精英人士,我第一次在吃飯時有人彈鋼琴伴奏也是在這里,這時候我才發現技能到用時方恨少,要是我會彈鋼琴,肯定會去表演一曲,然后在全場埃塞妹紙兩眼放光中帥到沒朋友,可惜我不會。


圖片

圖片

 

阿瓦薩湖是當地比較大的湖,王玥珺在看到湖的一剎那表示這就和她家鄉云南大理的洱海一模一樣,所以我們就戲稱阿瓦薩湖為非洲洱海。傍晚的阿瓦薩湖很沉靜,沉靜中有喧囂,喧囂中有深情。此時,來自各國旅游的人們坐在湖邊,看著遠處藍色的湖面,喝著啤酒,享受著旅途中難得的平靜。阿瓦薩湖的藍色,憂郁深遠,淡薄內斂,孤傲而深邃。正當我們沉浸在這風景中時,耳畔卻響起了張靚穎的歌曲《餓狼傳說》,回頭一看,才發現是蔣奇把他手機連接到了湖邊的酒保屋里,然后轉變了悠揚的背景音樂,我們頓時臉上流露出不認識這二貨的表情,無奈身上的服裝是統一的,我們便在一群異國人別樣的目光中假裝鎮定。

第二天我們去了阿瓦薩湖上的濕地,那是一個傳說中有河馬的地方,我們一群人便是沖著河馬去的,在河邊坐快艇的時候,當地的船長一看是中國人,馬上大呼你好你好,然后還手舞足蹈的唱了一首歌,我們一聽他哼的竟然是《甜蜜蜜》,看來中國游客還是挺多的嘛,甜蜜蜜都學會了。在湖邊,我們每人買了一頂當地人編的草帽,100比爾四頂,還不算貴,一戴上,我們一群人瞬間化身酋長,開始享受著湖面空氣的清新,以及時不時飛過的水鳥,有種鳥捕魚技巧之酷炫:在湖面如圖直升機般盤旋著,然后找準時機,直飛天際,在最高點的一瞬間俯沖下來,一頭扎進湖里,飛出湖面時嘴里已經叼著一條魚。在船上看得我們直喝彩。到了湖中間的濕地處,我們看到了成群結隊的大鳥(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有個黑人小朋友還跑過來給我送了枝鳥的羽毛。眾望所歸望眼欲穿的河馬隱藏在湖里,只露出兩個大鼻孔呼著氣,這讓我們大失所望,湖邊倒是有很多馬,所以我們戲謔的說,船長說的河馬,原來就是河邊的馬。不過當我們離開的時候,看到一條蜥蜴在泥潭中翻滾,準備襲擊一只鳥,這情景讓我們大呼過癮。一天半的行程就這么結束了,當不得不說再見的那一刻,這兩天的時間就如同流水的光陰,誰能抵得過,誰能嘆息奈何。或許我們可能此生再也不會來阿瓦薩,但是這一兩天的回憶,注定會給我的埃塞之行留下難忘的一筆,最真的非洲永遠在路上,感謝這三百公里的公路遠征。


圖片

圖片

 

(題外話:在很多人眼中,我們來非洲的生活應該是在大草原上追逐獅子打鱷魚,住著茅草和泥巴建成的土著小屋,忍受著饑餓貧窮高溫缺水和蚊蟲的折磨,然后這時候他們會適當表現出他們特有的憐憫與同情,我稍微在網上曬一點在國內看起來很正常或者還比不上國內的東西的時候,他們便會覺得不可思議,非洲竟然還有這個,你們在非洲竟然過得那么好,所以便有了項目上八個人一桌吃兩葷兩素的伙食他們便覺得我們生活奢侈,出去逛逛散散心便會讓他們有了我們不是來工作而是來旅游的錯覺,人性本如此,這就是為什么人們喜歡看到一個人落魄然后給予同情的施舍,也不愿意看到一個人富貴而接受他的饋贈的心態,雖然我還是很窮,但是還沒落魄。)

我承認自己一直是不堅強的,光陰荏苒無數來回,聲稱自己改變了很多,但每每在深夜,卻還是看到自己真實的心。我要的一直沒變,只是許久不再提及,以為所有的一切都淡去,在他人面前日漸一日地成熟起來,表現出從容淡定,心以不可自知的速度,緩緩冷了下去。告訴自己,這就是成長。埃塞俄比亞的生活還在繼續,無論旁人怎樣看待我們,生活是自己的,勿忘初心。以后的故事里我還會寫寫項目上農民工兄弟的事跡,這些不遠萬里來到異國他鄉打拼為這個不相關的國家做著貢獻的人們,才是我們最可愛的人。

未完待續。。。。

?

帳號:

密碼:

下次自動登錄

丝瓜视频黄,丝瓜视频在线观看黄漫,丝瓜黄色视频